第八章 当年此处定三分下_英雄志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八章 当年此处定三分下 (第1/3页)

    第八章  当年此处定三分下

    漫天大雨哗啦啦地直下,崔轩亮暗暗不悦,道:“还在下雨,真是烦。()  ”

    时在傍晚,这雨却还落个不停,弄得岛上既无明艳晚霞、亦无七彩夕阳,只阴沉沉的,十分潮热。崔轩亮不曾带伞,待想回房去拿,却又怕吵醒了叔叔,万一给抓个正着,再想出门溜达,那可是难上加难。

    两害相权取其轻,崔轩亮眺且远望,只见对街有间酒楼,离这客栈也不甚远,索性也不用伞了,当下发一声喊,便已冒雨飞奔而过,好容易淋得满头湿,来到酒楼里一看,惊见门里坐了三四个赤膊酒客,人人吆五喝六,说爹道娘,谅非善类。他心下发毛,自知此地不可久留,便又怪叫一声,再次闯过了一条街口,躲到了一座布庄下。

    大雨淋漓,那小狮子随着他冲锋陷阵,落得满身湿。一人一兽站在布庄门口,动弹不得,崔轩亮朝布庄里张望,这回没见到什么坏人,却只有一群老婆婆,人人穿金戴银,自在那儿说东道西。崔轩亮看了半晌,不由眉头深锁,心道:“怪了,这年轻姑娘都上哪儿去了?怎都没瞧见半个?”

    他四处张望街景,只见街上若非推车苦力,便是小贩少年,至于丽人倩影,却是缥缈无踪。他摇了摇头,心道:“看这模样,还是先去找小茗、小秀吧,她俩此时定也到了岛上,只不知住在哪儿?”想起两名丫环随着徐尔正,若要见到她们,难免撞见徐老头,遇见这人还不打紧,到时见了白璧暇,少不得又有气受。万一撞上白云天那少年剑侠,更不如一头撞死,倒还落得爽快。他心下烦乱,转念又想:“算了,干脆去找我丈母娘吧,先和她打声招呼,等她疼爱我之后,就可以见到魏思妍了。”

    魏夫人长得美,魏小姐只要有娘亲的一点零头,那就是大美人了。心念一动,脚步未举,却发觉自己压根儿不知“梦庄”何在,若要过去,难免迷路。想想魏宽的寿宴是在七月十五,今儿是初二,只消十天半个月过后,自能见到魏思妍了,却又何必急于一时?崔轩亮心里有些烦了,忖道:“怪了,那些江湖高手平日是怎么度日的?为何个个都没烦恼?只有我一个人会迷路。”他打了个哈欠,伸手去掏口袋,先摸了摸金条,嘴角含笑,忽然脸上变色,慢慢拿出了一只钥匙,上头还刻着“张三丰”三字。

    崔轩亮双眼大睁,忖道:“完了!我怎还带着这鬼东西?不会有人来抢吧?”慌忙间四下去望,就怕又有东瀛武士、山中刺客现身而出,自己不免要一命呜呼了。崔轩亮哼了一声,手持钥匙,猛见对街脚步劲急,水花四溅中,竟有一道身影直奔而来,崔轩亮吓得全身发抖,忽见布庄旁放了一只水缸,却是平日走水时救火之用,一时不加细想,忙把钥匙急急一抛,扔了进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但听扑通一声,钥匙沉入了水缸之中,崔轩亮松了口气,眼看对街人影来势不减,他心下一惊,正要转身狂奔逃命,却听脚步轻盈,对街身影越奔越近,随即传来一声嘤咛娇喘,喊道:“好大的雨!”好大的雨?好大的雨!崔轩亮张大了嘴,呆呆地听着这四个字,再也动弹不得。这嗓音怎能这般动听呢?这不只是少女的羞声,还是京城少女的卷舌京腔,莺啼燕叱,九转轻回,说不出的清脆可爱。崔轩亮深深吸了口气,一时也不想逃命了,只奋力转首,拼死去看面前的景象。

    一片急促呼吸中,只见一名少女正正停在了崔轩亮身旁。崔轩亮一颗心扑通扑通地跳着,他深深吐纳,悄没声息地横移两步,随即斜过了眼,仔细窥看身旁的姑娘。看她年岁与自己相若,约摸也是十六七岁,再怎么着,这女孩也不可能是有夫之妇。崔轩亮只想过去搭讪,可双方素昧平生,毫不相识,自己却该如何启齿?他内心念头急转,平日练武时用不上的聪明,一发都展露出来了。奈何头绪纷纷,莫衷一是,就怕自己一击不中,那就万事俱往了。机会只有一个,错过就没有了。正呆滞间,忽见小狮子浑身乱抖,霎时水珠四溅,便朝少女身上飞去。“啊”地一声轻呼,少女身穿绸缎罗裙,若给弄脏了,岂不糟糕?崔轩亮忙奔了过去,替她挡下了满天水花,跟着把脚一跺,痛斥畜生:“不许胡来!”

    那少女本正要闪避水珠,陡见一名高大男子靠近,挡到了自己身前,似想保护自己,不由脸上一红,忙道:“谢……谢谢。”

    “不客气。”崔轩亮英雄救美了,他站到少女身边,关切地问道,“姑娘可给弄湿了么?”那少女仰起头来,见得崔轩亮的俊脸,双颊微红间,忙别开了脸蛋,不曾回话。崔轩亮晓得自己有了好开场,便想方设法再去请教芳名,当即微微咳嗽,道:“好大的雨。”姑娘一问三不知,颇见腼腆娇羞。崔轩亮低头沉吟,那小狮子却已摇头晃脑,自行走到那少女边儿,朝她的腿边闻闻嗅嗅。“啊……”那少女低头一看,掩嘴惊呼,“这是什么东西?可是猫么?”崔轩亮卖顿时哈哈大笑,便自行揭开了谜底,道:“跟你说吧,这是只大狮子哟。”

    “狮子!”那少女掩嘴低呼,道,“这……这就是佛经里的狮子?”

    都说少见多怪,那少女没见过狮子,乍然一见,不免好奇。便在小狮子身旁蹲下,似想抚摸小狮子的脑袋,却又不大敢,崔轩亮忙蹲了下来,向那少女道:“姑娘,我这小狮子性情温驯,决不会咬人,你来拍拍它吧。”

    那少女低声道:“这是你养的么?”崔轩亮笑道:“是啊,它和我像亲兄弟。”那少女怯怯地伸手,轻轻拍了拍小狮子的脑袋,便又赶紧缩手回去,崔轩亮忙蹲了下来,拉住了小狮子的前脚,让它如幼儿般站起,道:“来,你再摸摸它,真没事的。”那少女大起了胆子,顺着小狮子的头颈来摸,只觉毛硬短刺,不怎么顺手,那小狮子倒也懂事,才给摸了两下,便靠到那少女腿边,打起了狮呼噜。

    那少女颇为惊喜,笑道:“它好像猫呢,呼噜呼噜地叫。”便也梳起了小狮子的短毛,与它玩了起来。世上少女含苞待放,天生娇羞,这点儿稚嫩心情,便是魏夫人、荣夫人也有所不及。崔轩亮掌心出汗,正痴望间,忽见那少女眼角偏移,竟也在偷偷打量自己。

    雨水如瀑,从屋檐上落了下来,少男少女怯生生的,中间隔了只小狮子,只在相互打量。正紧张间,忽然二人目光遇个正着,那少女心下大羞,赶忙站起身来,躲到台阶上去了。崔轩亮躲在背后瞧着,忽然吞了口唾沫,咕嘟一声,竟惊动了那名少女,只见她急忙转头,与自己目光相接,随即脚步挪移o避到廊下另一头去了。崔轩亮啊了一声o已知自己打回原形了。他叹了口气,自知什么都没了,可要想转身离开,却又舍不得。毕竟双方萍水相逢,一旦分道扬镳了,再相见却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他鼓起了勇气,慢慢又挨了过去,低声道:“姑……姑娘……对不起,敢问你……你是本地人么?”

    那少女不应不答,只低下头去,假作不知。崔轩亮低声道:“姑娘……我……我是安徽蚌埠人,你有听过这地方么?”雨声哗哗,二人站在布庄门口,那少女始终背转着身子,压根儿不想搭理。若是常人在此,定会以为这段姻缘无望了,可崔轩亮天生有种毅力,远非常人可比,当下蹲了下来,对小狮子道:“我是好人,对不对?”小狮子睁着威武狮眼,嘴角下弯,颇见茫然,崔轩亮便拉起了狮子脚,学着狮子吼声,呜呜几声怪叫之后,便说起了狮子话:“你是好人……今年十七岁,尚未成亲。”

    崔轩亮每回拿出这招,必定逗得少女放声大笑,戒心尽去。  只是此刻说了半天废话,背后竟是毫无动静。他毫不死心,便又与小狮子唱起了戏:“你…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说着又提起了狮爪,怪腔怪调,自问自答:“你叫崔轩亮,器宇轩昂的轩,高风亮节的亮……”猛听那少女一声惊呼,道:“崔轩亮?”崔轩亮“咦”了一声,忙转身来看,只见那少女张大了慧眼,竟是在瞪着自己。那少女道:“你爹爹以前可是个朝廷命官,名字叫做‘崔广成’的?”

    崔风训,字“广成”,说来这二字正是他在军中用过的号。崔轩亮听那少女说破自己的身世,不觉大喜欲狂:“是啊!是啊!我爹爹便是永乐朝名将,燕山八虎之一,崔风训、崔广成!姑娘!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狮子立功之后,这会儿便轮到爹爹扬威了,正等着那少女自道身世,谁知她瞧了崔轩亮一眼,忽然脸上微红,啐道:“我才不跟你说,你这人不正派,不是好东西。”听得自己不是好人,崔轩亮心头居然高兴了,忙道:“姑娘,你……你别误会……我……我平常很正经的,只是猛一下遇上了你,这才……这才……”

    那少女白了她一眼,娇嗔道:“什么?如此听来,你是给我带坏的?”崔轩亮脸上更红,心头更喜,嘴中只想说些逗人的,可一时半刻又想不出。只能低声道:“姑娘o你……你究竟贵姓大名,可否示下?”那少女微笑道:“好啦,同你闹着玩的。崔大哥,咱俩小时候见过面的,你记得么?”得知两人原来青梅竹马,崔轩亮自是又惊又喜,忙道:“等等,我知道了,你……你是魏……魏思……”

    举凡人之名姓,若能道破一字,必有种种惊疑应声,可“魏”、“思”二字俱出,那少女却仍茫张慧眼,料来此女并非魏思妍。崔轩亮自知女子脾气不好,一旦叫错姓名,往往结下不世深仇,只得老老实实地道:“姑娘,咱们……咱们以前认识么?”“当然啦。”那少女把手负在背后,兜兜转了个圈儿,随即侧头眨眼一笑,道,“我爹爹一天到晚都提你的名儿呢。”

    崔轩亮“啊”了一声,道:“你……你爹识得我么?”那少女笑吟吟地道:“是啊,他每回经过安徽,总说要去看看你,可一拖便是好几年,始终没成行……”说着在崔轩亮身旁转了一圈,微笑道:“现下他要遇上了你,肯定认不出啦。”

    眼看那少女望着自己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好奇,想来真听过自己的事迹,崔轩亮脸上一红,忙道:“好妹子,究竟你爹是谁啊?可以跟我说么?”

    那少女听他这声“妹子”叫得亲亲热热,脸色忽又沉了下去,道:“谁是你妹子?你说话放尊重点。”寻常男子要见了这般晚娘冷面,脾气大点的拂袖而去,个性斯文的也要反唇相讥,崔轩亮却是个天生的好人,虽给责备了,却只低下头去,忙道:“对不住,我……我只是见姑娘年纪小我几岁,又听说令尊认得在下,想来自己是你的世兄,这才唤你一声妹子……决非有意讨你便宜……”那少女见他诚心悔改,就差没跪下告饶,气自也消解了几分,便又粲然一笑,道:“好啦,看在你心诚的分上,便原谅你了。不过你还是得猜猜我爹是谁。可不许蒙混。”

    崔轩亮干笑道:“我……我猜不到……”那少女哼道:“这么快就猜不出了?亏我爹爹还夸你聪明呢,原来是骗人的。快猜,不许耍赖。”

    崔轩亮本以为那少女是文秀美女一类的,岂料三言两语间,便已打蛇随棍上,宛如无赖行径。然则此无赖非彼无赖,看她身有香气、目有华光、樱鼻端口,貌美如花,便算给她行抢毒害,也是三生积德,忙低头缩手,含羞道:“姑娘,那……那我要是猜中了,你可有奖赏么?”那少女道:“还没立功,便想讨赏啊?来,先赏你这个。”说着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崔轩亮见了这副娇俏模样,一时魂也飞了、魄也散了,真似遇上前世克星,只捧住了心口,全身剧震,什么都不知道了。那少女见他如此神色,脸上也不禁微微一红,忙背转了身子,朗然道:“崔轩亮!你到底猜是不猜?”崔轩亮三字道出,说不出的明亮动听,崔轩亮更是惊慌焦急,忙道:“猜……当然猜……我猜你爹爹便是……便是……”满心茫然间,只得胡诌道:“当今皇上。”

    那少女傻住了,随即笑得花枝乱颤,道:“讨厌,不许瞎猜。”崔轩亮俊脸透着羞红,低头道:“我没有乱猜啊,你……你长得那般美,若不是公主娘娘,却又是谁?”

    女为悦己者容,那少女听他当面夸赞自己的容貌,心下自也欢喜,口中却道:“你别跟我说这些,我是把你当哥哥看的。”听得此言,崔轩亮一颗心又是猛烈跳动,险些从嘴里飞了出来,手舞足蹈间,还要再补上几句俏皮话,猛听街边传来呼喊:“梦!梦!我可总算找到你了!”

    大雨倾盆,烟雾蒙蒙,闹街里朵朵油伞徘徊来去,青的红的、花的紫的,颇有几分诗情画意,却见朵朵伞花中狂奔出一条猛汉,约摸四十来岁,浓眉巨口,鼻孔朝天,脸上还布满了青青的胡渣,长相竟与小狮子有几分神似。“好啊!还要我猜呢!”崔轩亮心下大喜,暗道,“这位岂不就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