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柳梧_嘉佑嬉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十八章 柳梧 (第1/3页)

    傍晚时分。

    镐京皇城向西,一品坊市风调坊,酱坛子大街。

    这是风调坊最有烟火气的一条大街,大正月里,依旧人来人往,汹涌熙攘。

    行走在大街上,卢仚聆听着负责带他的老资格五星监丁老何的介绍,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

    柳梧,男,二十五岁,金谷坊柳家庄少庄主。

    金谷坊,镐京七品坊市,长宽三百五十里,有上等良田过四百万亩,柳家庄占据其中一成,柳家每年,单售卖粮食、养蚕缫丝就所得颇丰,家境堪称豪富。

    柳梧父亲老来得子,柳梧头上,有姐姐七人,都嫁给金谷坊和邻近坊市乡绅、富商,柳梧自幼就受老父、老母、七位姐姐姐夫百般溺爱,养出了一身臭毛病。

    其喜好女色,更兼顽劣暴虐,数年来,柳家向坊令衙门报备‘暴病身亡’的侍女,就有四十三人之多!

    “四十三人?金谷坊令不管?”

    话刚出口,卢仚就轻轻的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管?

    怎么管?

    那些侍女,定然是签了死契的‘奴’,她们就是柳家的私产。

    这些‘奴’卑贱至极,在大胤的法律中,甚至不被当做人,而是等同于柳家蓄养的牛羊牲口。

    打死几条自家的牲口,这有什么?

    金谷坊令,怎可能为了几个‘卑贱之辈’的死,去叨扰拥地数十万亩,更有一兜子姻亲人脉关系的柳家?

    皮肤黝黑,长相淳朴憨厚,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本分老农’的老何‘嘿嘿’笑了几声,朝卢仚指了指:“明白就好,那些侍女,分明是被亵玩凌虐而死,不过,国法如此,柳梧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依法,他无罪!”

    一阵沉默。

    “那,我们找他作甚?”卢仚很不解的反问老何。

    “嘉佑十八年,也就是去年腊月十八号,柳家又因病暴毙了一个侍女‘绿雀’。”老何一边快步向前,一边警惕的向大街左右张望着:“当天夜里,那绿雀就被葬下了。”

    “随后就是腊月二十,民安坊琼花阁,安乐坊令贺钧遇袭。”

    老何沉声道:“堂堂四品坊令,差点被人击杀当场,而且伤势极其……诡异。”

    “有琼花阁的目击者,看到了袭击贺钧的凶徒模样。”

    “根据他们口述,我们将凶徒画了画像。”

    “也是凑巧了,守宫监在人牙行有眼线,其中一人,正是他经手,在去年十一月下旬,将‘绿雀’卖给了柳家。因为‘绿雀’姿容出色,而且还略通文字,身价不菲,且时间过去没多久,所以他对绿雀印象极深,认出了画像上的凶徒,正是绿雀。”

    卢仚感到后心一阵阵的发冷,脖颈上一根根汗毛竖了起来。

    “何大哥,你是说,一个死了两天的侍女,跑到琼花阁袭击了安乐坊令贺钧?”

    老何的声音,有点发涩。

    “有一队兄弟被指派,跑去刨了绿雀的坟墓,棺木中,只有一套寿衣,一滩血水。”

    “听在现场的兄弟们说啊,大冬天的,开棺之时,血水淋漓,居然没有丝毫冻结。”

    卢仚觉得牙齿有点发冷,浑身汗毛纷纷炸开。

    老何继续道:“一位六星校尉带队上门勘查,发现柳家上下,除了柳梧不知去向,老庄主和他夫人,以及所有下人仆役,满门死绝。”

    卢仚心头骇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