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邪异_嘉佑嬉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六章 邪异 (第2/3页)

    猛不丁的,当面吹来的风中,一抹极轻、极淡,但是阴寒刺骨的气息幽幽的侵了过来。

    隐隐的,卢仚听到了一声凄婉入骨的笑声。

    卢仚激灵灵打了个寒战,他猛地抬起头朝着醉仙居望了一眼,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中,一抹流风一般淡淡的青气凭空而生。

    ‘呼’!

    卢仚身边一道小小的旋风平地而起,卷起了片片积雪。

    卢仚身后庞大的身影同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急促的咕哝道:“仚哥,不对劲,我心口汗毛发炸,我十岁的时候,跟着阿爸去狩猎,碰到那头山魈王,才有这感觉。”

    “那一次,阿爸带去的族人死了一百多人!”

    “撤!”卢仚用力一挥手:“今天,算他命好。过些天再计较。”

    卢仚快步向醉仙居后门一溜烟窜去。

    隐隐听到卢仚在嘟囔:“反正腿长在他身上,跑不了。”

    他身后高过一丈的魁伟身影,亦步亦趋的,同样落地无声的紧跟在他身后。

    院子的各处角落里,别有七八条人影窜了出来,一溜烟的跟上,悄无声息的开了后门,窜进了醉仙居后面的小巷中。

    风吹过,刚刚卢仚藏身的大树后方,一个婉转哀凉的女子声音幽幽响起。

    “相公,我们……嗯?”

    挂在醉仙楼高处的几盏红灯笼摇晃着,黯淡的灯光照进了后院。

    大树下方,一抹红色的绣花鞋一闪而过。

    那柔媚入骨的声音幽幽叹息着:“走了一个相公,还有这么多相公。认真挑,慢慢挑。相公,我们配对耍子来?”

    卢仚裹着白色大斗篷,披散着长发,头上戴了一顶暖帽,遮挡住了大半张面颊,从醉仙居后方绕了出来,回到了刚才有人碰瓷他的大街上。

    这里人流熙攘,灯火明亮。

    刚刚那股子侵蚀力可怕,宛如水银一样想要从他每个毛孔中硬生生钻进去,让他五脏六腑都被寒气刺得生痛的阴寒气息,消失了。

    卢仚喘了一大口气,腾腾白气喷出去老远。

    他惊骇未定的朝着醉仙居看了一眼,喃喃道:“什么鬼?这,不是正常东西。这……”

    卢仚自言自语一句话还没说完,前方数十丈外,名列镐京三十六名楼的琼花阁顶楼,一声怒叱宛如雷霆炸开,吼声震动了小半个安乐坊。

    “何方妖人,胆敢作祟!”

    一声巨响,琼花阁顶楼的小半个楼层被炸开,无数破砖碎瓦从高处落下,几个身穿黑色劲装,上半身着鱼鳞半身甲,腰间佩刀的魁梧汉子,簇拥着两条人影从高空一跃而下。

    卢仚眸子里青气流转,瞬间看清了那两条被搀扶着的人影模样。

    一个正是白邛。

    另外一个身穿浅红色长袍,腰间系着犀角带的中年男子,卢仚也认识!

    这厮,正是安乐坊的坊令贺钧,安乐坊级别最高的行政主官,也是安乐坊这长宽百来里的地面,近百万子民的牧民官!

    过去三年,每到年底,都有贼人侵入天恩侯府,从胡夫人的私库中窃取大量的钱财。

    为了这盗窃案,过去三年,胡夫人将安乐坊令衙门搅扰得不得安宁。

    贺钧曾经数次带着下属,灰溜溜的跑到天恩侯府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