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人心_封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十章 人心 (第1/3页)

    赵小乙带着陈庆从西北角翻出去,下面是一块光滑的巨石,陈庆在上方拴一根长索,攀着绳索慢慢滑了下去。

    “都头跟我来!”

    赵小乙在前面带路,他们穿过一片松林,沿着一条溪水南下,随即又迂回北上,距离军寨大约有一百多步,竟然绕到了敌军的后方。

    陈庆看见了敌军主将,他躲在一株大树后面,望着两军激战的形势,不断指挥女真士兵作战,旁边竖起几支火把,他的脸庞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陈庆拉开弓弦,放下一支弩箭,举弩瞄准了六十步外的完颜阿鲁的侧脸,生死在此一举,陈庆扣动了悬刀,一支致命弩箭‘嗖!’地射出。

    完颜阿鲁做梦也没有想到对方主将已经绕到他身后,他忽然听见弩机声响,一回头,‘噗!’狼牙箭正中他的眉心。

    强劲的弩箭射穿了完颜阿鲁的头颅,血沫飞溅,箭尖从后脑勺透出。

    完颜阿鲁眼睛瞪大,仰面倒地,就此毙命。

    “千夫长死了!千夫长死了!”

    女真士兵大喊起来,士气迅速低落,百夫长银牙见势不妙,喝令道:“撤退!”

    激战在最血腥之时嘎然停止。

    一百三十余名女真士兵集结成方阵,一手执矛,一手举盾,面对着宋军开始缓缓后撤,退进了树林。

    “回撤!”

    杨桦一挥手,率领五十名士兵也撤回了军寨,关上寨门。

    这时,陈庆返回了军寨,对士兵们笑道:“我射杀了敌军的主将,他们应该不会再战下去了!”

    军寨内顿时响起了一片激动的欢呼声。

    ……….

    天渐渐亮了,血腥之气尚未消散,军寨大门前的山道上躺满了两支军队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泥土,空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之气。

    士兵们都已筋疲力尽,躺在地上休息。

    “都头,只剩下这面旗帜了!”

    押队杨桦将一面残破的素黄旗交给了陈庆。

    陈庆拔出匕首,刺破了手指,用手指鲜血在黄旗上写下了‘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字,这就是八字军的军旗。

    陈庆把军旗亲自插上眺望高台,山风吹来,千疮百孔的军旗在风中猎猎飘扬。

    五十三名宋军士兵慢慢站起身,互相搀扶着,用长矛支撑着身体,他们仰头望着军旗,每个人的眼睛都湿润了,尽管他们伤痕累累,几乎全军覆灭,但只要军旗还在,他们就没有失败。

    这是他们的军魂,是他们为国而战的决心,只要一息尚存,他们绝不言败。

    树林中的女真士兵也看见了迎风招展的军旗,所有人都意识到,他们无法战胜这支军队,哪怕对方战至最后一人,他们也谈不上胜利。

    三百名女真士兵阵亡了一百六十余人,百夫长银牙不想再伤亡下去了,他们是最宝贵的游哨骑兵,不能再这样窝囊的死去。

    责任可以推给完颜阿鲁,百夫长银牙终于下定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