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失控_绍宋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一章 失控 (第3/3页)

白白渡过江来,怕是更不稳当。”

    “我受太尉大恩,愿意出去给太尉守着汉江,拼了命也要替太尉拦住赵官家!”王俊趁机下跪,俨然图穷匕见。

    范琼微微一怔,又在案下摸住了刀把。

    “眼下这个情形,太尉若信不过俺,俺也无话可说,但俺朕是一片真心。”王俊趴在地上,继续侃侃而对,毫无迟滞。“大不了俺把自己家小都送到州府这里来……只要能保住太尉,啥啥都值了!”

    范琼微微一笑,却是抬手相对:“不是信不过你豁子,而是事到如今,我也不知道此番作为有没有用……你且回去,让我想想。”

    王俊不再多言,直接在硬邦邦的堂上石板上叩了三个头,便直接出去了。

    而出的门来,此人马不停蹄回到府中,也不去后院见林学士,便在前院披甲,然后直接坐在又淅沥沥出现的细雨中静候机会。

    下午时分,一人转入王俊府上,却正是那日剥皮的牙将,而此人见到王俊,也是俯首便拜。

    “如何了?”王俊扭头张口相询,豁牙缺口实在是引人瞩目。

    “太尉传了旨意,让韩统制引兵出城去替牙将!”此人叩首相对。

    “果然还是疑俺。”王俊幽幽一叹。“这几年俺可是拼了命的去伺候他,他还是不信俺。”

    周围军士,都无言以对。

    “对了,再问你一事。”王俊复又好奇相询。“昨日你们不还说太尉在府中已经不成人样了吗,为何今日这般利索,莫不是故意骗你们,引咱们一起跳出来?”

    那牙将连连摇头:“统制想多了……是秀小娘子今日好不容易劝动了太尉,给太尉收拾了一番。”

    王俊微微一怔,继而心中大动,却又连连颔首:“不管如何,这贼厮既然中计,襄阳的功劳就在俺们手上了,你们也不必惊慌城破之后没个结果……都吃饱饭,随俺等老韩出城,就不必等天黑了!”

    听到这话,这牙将也好,周围王俊的部属也好,纷纷释然,却是一块石头落了地。

    雨水渐大,天色愈暗,下午时分,城中左军统制韩立率三千兵出城,往江畔去代替守江士卒。

    然而,他们刚一出城,便闻得城内喧哗不止,吊桥也被匆匆收起。

    周围左军士卒仓皇无措,自然看向统制韩立。

    而韩立骑马立于雨中,也是一声叹气,然后环顾左右亲信将领:“我就知道今日是王豁子做的妖,而我受太尉大恩,本该留在城中小心应对……但局势到了这个地步,太尉也不该带着满城儿郎一起送死。都听我的命令,你们这些人依旧往河畔去接替牙兵,然后直接渡河请降就好!你们官位小,官家怪罪也不会怪罪到你们身上的。”

    可能是韩立平日多得军心,周围不少军官释然之余却也还记着他,当时便有人问:“可统制又如何呢?官家怪罪下来,可能免罪?”

    “我不知道,所以也有些打算。”韩立叹气道。“今日你们去江上,降服后替我还在城中的家小求情,而我自此遁去,做个山野散人,再不出现便是。”

    说着,此人直接勒马向西,头也不回的打马跑了。

    周围将士面面相觑,却是按照这位山野散人的最后命令,不再理会城中动静,直接往汉江方向而去。

    且不提,这韩统制看破红尘,成为了韩处士,另一边城中骚动一起,范琼却也是恍然大悟,知道中了王俊的计策。

    而他呼喊府署周边牙将牙兵,却也无人应答,更是彻底绝望。

    然而,绝望之中,情知不能幸免的他忽然想起一事,却是拎起刀子往已经同样是狼藉一片的后舍跑去。

    “爹爹!”

    年方十六岁的范秀娘脸上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见到亲父过来,也是慌张相迎。“城破了吗?张娘娘刚才带着首饰自后门随一牙兵跑了……”

    话未落音,范宝臣却是面目狰狞,咬牙一刀砍去,却又一个趔趄没能砍中。

    范秀娘如何经的此事,一面惊吓欲逃,一面却不知道逃到何处,只能躲到院中井台之后,哭泣惊惶求饶:“爹爹为何要杀我?女儿可有错处!”

    “你为我女儿便是错处!”范琼也是失态大怒。“王俊那厮,我闭眼都知道他会如何来做……我的妻妾他必然要霸占,你不是入他手,也会被他献给赵官家做进身之阶!”

    范秀娘微微一怔,却已经被范琼追上,直接一刀插入腹中,却还在疼痛中哭泣求饶:“父亲,女而只想活!”

    范琼闻得此言,心下一软,但已出刀致命,又能如何?便复有一刀,就在院中砍杀了亲女,也省得对方受罪。

    然后,此人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宛若疯狂,却是踉跄闯入后院,逢人便杀。

    一番乱砍,也不知道杀了几人,跑了几人。然而,不过是片刻功夫,他便听到周围甲叶振作,俨然无数甲士围来。

    范琼情知道马上就能看到王俊那个绑着牛皮护嘴的战场模样,心下失控,也是准备就在府中自戕。

    然而,这个口口声声不愿妻女受辱而放肆杀戮的男人却居然不能下手……非只如此,恍惚中,他更是忽然想到这些日子自己梦中不停重复却始终难以记清的旧事是什么了。

    那是金人离开了东京,张邦昌称帝,舍人吴革不愿意屈膝事异族,便联络了百余人,准备举事,甚至为了不泄密,行极端之事,杀尽了自己妻女。

    而他范琼伪作相通,却在举事时将这些人一句擒获,斩杀殆尽。并在事后嘲讽这些人不识天命,妄自送了自己与妻女性命。

    恍惚间,那已经一整年之前的事情了。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