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三脚灰鸟_麻衣相师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8章 三脚灰鸟 (第1/3页)

    我程星河瞅着我,又露出了那种奇怪的眼神,我当时没看出来,后来才知道,那时他看的并不是我,而是另一种东西。

    我下意识看向了右手食指,只见上面的血管又大了一些,盘在上面,像是一个越来越强壮的活物。

    这特么的,到底是什么?

    我心里越来越紧了,四十九天……如果那个江瘸子真的已经离开了本地,那现在唯一能问的——就是少妇和咸猪手张胜才了。

    我是没法和张胜才沟通,但程星河可以啊!

    这时程星河发动了车,这个方向是顺着电厂河往南,正是杨水坪的方向。看来他跟我想到一处去了。

    我忍不住问他为什么改主意了?一开始,他不是说我没救了,让我去买坟地吗?

    程星河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觉得,你好像跟其他那些辰命的人,都不太一样。”

    不一样?哪儿不一样?

    还没等我问,他就补上了一句:“当然了,我也有可能会看走眼,真要是打脸了,你就当我没说。”

    你娘。

    我对他越来越好奇了,他是什么人,要做什么事,我全不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这货知道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车开到了没多长时间,程星河就“唷”了一声:“报应来的还真快。”

    我顺着他的视线一看,发现电厂桥下停着好几辆警车,周围还有不少吃瓜群众指指点点的。

    原来有人趁夜出来电鱼,发现了一个胖子跪在河边,好像在洗头似得。走近了一瞅,吓的一屁股坐在了河里——那胖子只有脑袋泡在水里,已经淹死了。

    胖子一点挣扎的痕迹都没有,没人见过这种诡异的死法。法医来勘察,发现下头还有一个小男孩的尸体,不知道死了多久,长了一身的鸭爪子草,像是胖子杀人后畏罪自杀,正在调查。

    程星河把车开过了电厂河,也没看我,说:“小乐跟你说了句谢谢。”

    我想对着外面说声不客气,又觉得这个行为太过傻逼,从而作罢。忍不住就跟程星河说:“你这种眼睛,还真让人羡慕。”

    这不是老天爷赏饭吃吗!

    程星河嘴角一勾,笑的有点冷:“你这种不知道自己死期的人,也挺让人羡慕的。”

    我一愣,这特么什么屁话,地球上五十亿人,哪一个能知道自己死期?难不成……我就反应过来了,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

    可这就不是阴阳眼的范围了,这是阎王爷的范围,他咋知道的?

    他冲我手心朝上伸出一只手,意思是要他回答就得给钱,我寻思这种问题不值得浪费钱,就没接着问。

    车很快开到了杨水坪,眼瞅过一个岔路就到了,我刚想把少妇那个别墅指出来,程星河脸色一凛,猛地就把方向盘往右打满,我猝不及防,脸就重重的撞在了左边玻璃上,接着就感觉车的一侧飘了起来,像是要翻,几乎没把我给吓死。

    反应过来,我发现车扎进了一个小巷子,接着他一脚急刹,我没系安全带,跟失重的宇航员一样奔着挡风玻璃就撞过去了。

    当时我脑子里闪现的,是之前那个穿花衬衣的司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