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节_龙族2·哀悼之翼(龙族前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10节 (第1/3页)

    3。勇气

    鬼冷冷地俯卧,已经连续几个小时了,全身都湿透了,皮肤表面冰冷,如同爬行动物那样没有温度。几个小时里,有两条蛇从她脚边游过,一只蜈蚣爬过她的嘴角,一小群的蚂蚁钻进她的衣服下避雨,距离她不远的地方,一群田鼠始终在啃咬苜蓿的根,她始终没有动,呼吸都微弱到极限,每次仅仅吸入维持生命的空气再吐出。

    一个狙击手就该如此,狙击手只是来福枪的枪架,枪架只为子弹出膛的瞬间而存在。

    在出膛前不能让对手觉察到自己的存在。

    言灵?冬。

    这是她的血统能力,微不足道的能力,能够像爬行动物那样,令自己的呼吸和血流降低到极限,仅仅维持生命所需,甚至部分肢体都瘫痪,能够发力的,仅仅是扣动扳机的手指和少数必须的肌肉,还有视力,一个狙击手所必须的,鹰一样的视力,以及神智,去判定最佳击发时间。

    她只有一个机会,因为仅有的那颗对龙族而言致命的子弹,在他的枪膛里。

    她清楚地知道路山彦在做什么,路山彦只是为她争取最佳的发射时机,即使他爆血,依然难以在言灵上挑战一个阶级高到“古龙”级别的龙类。这就是狮心会一贯的行为为准则,同伴是用来牺牲的,只为完成最后的目标,她不会因为路山彦的倒下而多分一点精神出来去多看一眼,路山彦是在用生命为她争取机会,她不能浪费这个机会。

    可能路山彦倒下的瞬间就是最佳的发射时间。

    她距离路山彦的战场只有区区二百码的距离,在这个距离上她可以一枪命中一枚一马克的银币,洞穿它,而不令它崩碎。

    只要她全力以赴,她一定能做到。

    正是因为这个能力,每次秘党有重要机会的时候她必然不在场而埋伏在附近,她只需在危机状况下解决最危险的敌人。

    她是一个印第安人,一个印第安女孩,梅涅克在美国印第安人保留区里发现了她,那时她穿着印第安人的衣服,梳着两根长辫,两颊抹着象征着复仇的赤红色,蜷伏在黑暗里,拿着一张自己制的弓,试图阻击那个侵入他们领地,带走她的家人,试图夺取他们领地上金矿开采权的英国商人。他们还没学会英语,更不懂法律,没有任何办法来捍卫自己的权利,只有用了几千年的弓箭。

    黑暗中的英国商人和他的朋友们骑着马巡视即将被开辟为金矿的土地,她的箭离弦而出,立马在英国商人背后的年轻人忽然从长风衣下拔出一柄左轮枪,甩手一枪,凌空射断了他的箭。

    那一箭用尽了她的全力,她全身瘫痪,眼睁睁地看着对方雇佣的枪手们策马围了上来。而那个开枪的中国人,后来她知道他叫路山彦,却阻拦在她面前,挡住了所有枪手,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污泥和颜料,直视她因为仇恨而微微闪烁金色的瞳孔。这是她一生里罕有的瞬间,从一个敌人眼里看到温暖,似乎她金色的,孤戾的瞳孔根本吓不到他,反而令他惊喜。即便是族人,也因为她的金色瞳孔而觉得她不祥,父母兄弟都远离她,令她单独居住。

    她想为家人做点什么,以证明自己是爱他们的,这样也许能换得他们的爱,她就不会那么孤独了。

    而这个年轻人给她的感觉不同,他不需要她给予任何的东西交换,他的眼睛里写满亲近之意,仿佛他们生来就是家人。

    “这样的弓不够强力,”路山彦折断了她自制的木弓,“箭会被风吹偏,即使你发箭的瞬间再精准,可你无法估计到风的方向。”

    “试试现代的武器吧,”路山彦从自己的马鞍上取下一杆来福枪,递到她的手里,“你是为这种武器出生的,全新的德国造,发射高速而且旋转的弹丸,能够自旋来保证弹道不偏转,能射一千码的距离,能够改变世界。”

    她爬在泥水里,茫然地看着路山彦,根本连抓住枪杆的力气都没有。

    “如果我帮你做到你想的事情,你就跟我走,这个交易合理么?”路山彦微笑着问。

    他根本没有等待“鬼”的回答,转身一枪对准正策马逼近的英国商人,黑暗中火光一闪,弹丸击发,两百码外商人的礼帽飞上天空,飞旋出几十码才落地,商人震惊地抚摸自己的头顶,摸满发油的头发被弹丸从正中间犁出一道痕迹,弹丸贴着他的头皮而过,低一点点就会掀掉他的头骨盖。

    “你这个中国疯子,你要干什么?”英国商人咆哮。

    “我知道你想骂,说我和这个印第安人一样卑贱的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