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_龙族2·哀悼之翼(龙族前传)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7节 (第1/3页)

    “诸位大人。”梅涅克说着蹩脚的中文,倒转刀柄持在手中,拱了拱受。

    “太后的意思,你们与真龙为敌,逆天而行,乱我中华上国风水,杀无赦。”黑暗里,有人冷冷的说。

    “好,杀无赦!”梅涅克双肩一振,那件长风衣如同一只起飞的大鸟离开了他的身体。亚特坎长刀在黑暗中划出古铜色的弧光。

    “皇帝崇拜的龙和真正的龙族不一样把?”路明非说,“难道就因为屠龙这事儿破环风水,就坐着大轮来杀人?”就算真有龙脉,大清的龙脉也该在关外才对,德国洋鬼子瞎折腾……我觉得老佛爷……我是那个老婆娘不会真在乎的。”

    “你说的不错,事实上清朝皇帝和秘党之间本该没有冲突,当时秘党在中国活动非常隐蔽,仅仅限于当文物贩子,中国皇帝应该根本不知道我们才对。但是你知道,德国当时建议中国推行君主立宪。德国作为中国海军的武器商,和清朝政府的关系非常接近,政府认为一个君主立宪的中国对德国有利,中国的市场会对德国开放,德国人能够借这个机会参与到中国新型政府的组建中去,其实1906年的清朝立宪大纲,恰恰是以德国宪法为参考。德国人向中国营销德国式的君主立宪制很多年了。德国的君主立宪制中,君主有很大的实权,而英国人营销的英式君主立宪制,君主是没有实权的,所以,”校长说,“当然是德国人的方案会得到清朝政府的好感。”

    “这和君主立宪制都能扯上关系?”路明非瞪大了眼睛。

    “是啊,在许多的历史时间背后,其实都有秘党的影子,人类和龙类的战争,贯穿了整部历史。”校长顿了顿,“但是路山彦的那位革命党朋友,却是反对君主立宪制的,他认为清朝已经腐朽到了一定要推翻的地步,所以他才被称为革命党,他的政治手段是革去皇帝的命。也就是说,他是中国改革者中最激进的一派。路山彦恰恰是这一派的,他在德国的很多活动,都在暗中帮助那位朋友,令德国上层一些人觉得推翻清政府,也是一个选择,也会得到中国市场。如果你是中国皇帝,你是愿意立宪还是愿意被革掉命呢?”

    “立宪!其实只要有吃有喝有条命有后宫,我不介意人民废我为庶人!”路明非非常坚定。

    “所以清朝政府试图根除这群他们眼中的‘乱党’,他们的目标不仅仅是你的曾曾祖父路山彦,还有夏洛子爵、甘贝特侯爵和马耶克勋爵,他们三位都支持废黜中国皇帝,而他们三位在德国金融界和政治界的影响力极大。我们没有想到,秘党在上千年的历史里一直防备着龙族,最后把我们推到深渊边缘的,却是人类。”校长低声说,“我们错误地卷入了政治。”

    “看起来你们是一群冤到家的冤大头。”路明非评论,“你们好好屠你们的龙,插手政治干什么?”

    “但是这件事的背后远没有那么简单,”校长缓缓地说,“带着我的疑问继续听这个故事吧,我的疑问是,谁对清朝政府建议动用龙族“不死者”作为力量来进攻我们的?能唤醒死侍的,必然和我们一样有龙族血统。“

    “对啊。”路明非回过味来了。

    “当清朝政府试图诛灭乱党的时候,有一个了解秘党历史、具有龙族血统的人在宝座阶前提供了一整套方法。这套方法极其地缜密,包括找到我们在中国的交易人,把一具古龙的干尸作为标本卖到德国,我们清楚这东西没有真正死去,会复活,同时他们又把一批龙族血统的死侍运输到汉堡,又以言灵之力唤醒了德国境内的死侍向卡塞尔庄园汇集。这是一场围剿,龙类对混血同族的围剿,在帮清朝政府清剿乱党的同时,那个提建议的人可以把秘党从历史中抹掉,那么几十年内秘党很难在聚集起足够的战斗力。对抗龙族的力量处在一个真空期,苏醒的龙族可以为所欲为。”

    “那校长你可要扛住……不过你那时候已经挂了一大半。”路明非说。

    “所谓同步,就是你看着他当下,来不及救援,也来不及悲伤,可你会代替他笔直地站在战场上。”校长微笑,“路山彦就是这样的人。”

    2.血战

    路山彦抖开转轮,卸去了十二枚冒着硝烟的弹壳,弹壳落在白色蒸汽弥漫的地面上,那些致命的毒气是汞蒸汽。

    “炮灰”发射的加农炮弹是特制的,不但表面上雕刻着古老和龙文,暗藏着言灵之力,而且其中是足以威胁到龙类生命银汞齐。炸开之后,富含银离子的汞正在高速地挥发,这对路山彦来说是个坏消息,但是对龙类来说更糟糕。

    他并不怕死,他希望死得有意义一些。

    要诛杀它只能趁现在了!现在它还脆弱得像个刚阳离开弹壳的小鸡仔,当然,这是相比于它的“完全态”而已,相比于人类,它已经有了神般的威严和力量。

    镰鼬们带回的呼吸声,沉重的呼吸声,上下左右,无处不在。

    龙类在高速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