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救与不救,一念之差_毁灭道途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78章 救与不救,一念之差 (第1/3页)

    钱无义苦笑,”不瞒小友,我老钱无甚大本事,只这进退之道还是略有心得的;不弃又能怎地?

    没了魂行者镇压,单靠凡俗力量,这兽庄如何坚持的下去?早晚被人吞了去,就不如一了百了,干净利落,也少了挂牵。

    “欧阳和丰赞赏道:”小友好心性,未来武宗如何发展,还需小友这样有经验有实力的支撑大局,含鸦也不多做许诺,便只一点,断不会让钱氏一族没个下场。

    “钱无义称谢不止,一旁的晚风更是喜笑言开,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今日终于得到解决,有汇元魂行者支撑,未来武宗重建又自不同。欧阳和丰再开口道:”不过我此次来,还有一事要请教钱小友,还请小友不吝指点。

    “钱无义忙道:”小友尽管说,能帮上忙的,老钱我绝不推托。

    “他这话倒是大实话,兽庄都不要了,还有什么不敢干的?”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打听一个人的下落而已。

    “欧阳和丰轻描淡写道:”蛟谷城勋国皇室灵公主,小友不陌生吧?却不知现下何处?

    有何变故?

    “钱无义点点头,”不瞒小友,我老钱在勋国的生意往来,和灵公主很是密切,她的情况,小友算是找对人了。

    半年前,西方焰火部落大酋长之子托尔风来访勋国,偶遇灵公主,一时惊为天人,遂向国主求婚,国主应允;灵公主为人诚信守诺,我们这些来往密切的家族都是为她高兴的,毕竟,灵公主年纪也不小了。

    但后来多次接触,才发现灵公主对婚约并不满意,我听人说,公主似乎已有心上的人,不愿背弃;这些虽是传言,但我以为,也有可信之处。

    二月前,灵公主因坚持废婚,被国主禁于蛟谷城外浪花魔阁,我们这些人也再无机会见她,事情大概便是如此。

    “焰火部落,是漠北西方草原最大的部落联盟,因盟誓立庭于焰火山,故统称焰火部落。从血缘上来讲,西方草原部落之民和中原人士并不同宗同族,这从相貌上便可以轻易分辨,草原人高大,褐发,高鼻深目,以蓄须为美,生活习惯也与中原迥异。魂修在漠北宣圣的传播,在这里受到了抵制,西方草原也成为漠北唯一的绝道之地。他们有自己的一套与天地勾通的体系,总体来说偏于体修,但又不完全相同。欧阳和丰不太明白,这样特殊的体系为什么能在漠北生存?不过这不是他一个小小摄灵魂行者该关心的问题;出于前世的思想,对这样的异族他是心怀戒意的,虽然在这世界的人们看来,这再正常不过。”浪花魔阁,确定?

    “”确定,前几日和几个大商会掌事者喝酒,席间还感叹过灵公主的遭遇,我老钱虽能力有限,但那几个大商会却手眼通天,应该不假。

    “钱无义很肯定,又说了浪花魔阁的具体位置。欧阳和丰点点头,看向晚风,”师兄,你看我这整日忙碌,本想着有机会回感悟看看,这又……师兄代我向合老,风耀,风夙问好,有机会再去看他们。

    “晚风恭声道:”师兄你自去忙,宝地之事不用担心,大家过的都很好,最近宝地又来了个神耀内剑上师,对我们也很照顾,说是认识师兄你呢。

    “晚风没说帮忙之类的废话,他知道以自己的境界,是不可能帮上什么忙的。”哦?

    哪个?

    “是含鸭上师,新在感悟开了家坊铺。”原来是他,这就难怪了。

    “欧阳和丰失笑道,含鸭经商嗅觉灵敏,这感悟宝地自然少不了要插上一腿。想了想,取出一只空白信简,以神念为笔,刻下几句话,交与晚风。”你拿此信简,交与含鸭。

    是。

    “晚风双手接过。欧阳和丰再转向钱无义,”如此,含鸦先走一步,他日有缘,你我再见。

    “一晃身,御剑拔空而去。欧阳和丰没要求钱无义提供具体帮助,其实以他勋国大豪土著的身份,还是能帮些忙的,但既加入武宗,就尽量不要给他们惹麻烦,他欧阳和丰闯了祸,可以拍拍屁股躲回神耀,这些武宗旧人可没地方可躲。给含鸭的信简,也没什么要紧事,不过是请含鸭给晚风准备些诸如筑基丹,一些助助大药;这些对低阶魂行者很是珍贵的灵丹,现在在欧阳和丰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他完全承担得起。他看得出来,晚风已至练气大圆满,有了神耀的灵丹,机会能更多些;这个万本武宗曾经的师兄人很上进,又知进退,更难得的是对武宗一片忠心,欧阳和丰也不介意帮他一把。………………浪花魔阁是勋国皇室的夏宫,座落于蛟谷城外三十里的浪湖溪,是个风景优美,消夏避暑的好去处。现在已是金秋九月末,夏季喧闹,车水马龙的浪花魔阁变的冷清,萧瑟;因为大批皇室贵胄的离开,防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