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楔子_国色生枭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正文 楔子 (第1/3页)

    残秋凄冷,斜阳夕照,余晖似雾,天地之间充斥着一种烟红之色。

    斑驳的卫陵府城墙沐浴在夕阳的余光之下,古老的卫陵城透着一股肃穆气息,作为当今天下四大名城之一,卫陵城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建于徽江之畔,其后更有齐云山为依托,山明水秀,气候宜人,亦是诸多退休朝臣选择安度晚年的佳处。

    黄昏时分,卫陵城城门尚未关闭,进出城门的人依然是络绎不绝,城门校尉此时正靠坐在城墙下的一张小椅子上,一边用手抠着自己脖子上生出的几个小痘痘,一面则是望着天边即将落下去的残阳,直待再过上半个时辰,便要关上城门,换班之后,去烟罗坊喝上几杯花酒,找自己的相好姑娘切磋一下本事。

    守门的卫兵们也大都是精神困倦,没有精神,不过其中倒有一名小兵蛋.子却还是十分认真地检查进出城门的车辆货物,熟悉这样情况的人心中都清楚,如此负责任的小兵蛋.子,自然是刚刚调过来的新兵,老兵油子才不会有这等闲情逸致。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自城外的官道上传过来,轰隆隆的极是震耳,守门校尉顿时皱起眉头来,朝着马蹄声望去,只见官道上尘土飞扬,数匹高头大马正风掣雷电般向这边狂奔而来,气势极盛。

    守门校尉立刻起身来,顺手抄起了手边的佩刀,脸上微现怒色,但是随着那骏马渐渐靠近城门,这守门校尉脸上竟然显出惊疑之色。

    来骑不过六人,但是气势之壮,却比百骑更胜,六名骑者清一色披着紫色大氅,头上戴着方形紫帽,大氅在风中飘扬,猎猎作响,极是威武。

    城门内外的人们也看到了骑者飞驰而来,纷纷闪躲,倒是那十多名精神困倦的兵士此时却精神一震,纷纷握紧刀柄。

    守门校尉抬起手,示意众人不要轻举妄动,倒是那新兵胆子不懂规矩,已经高声叫喝道:“都停下马来!”

    六骑眨眼间就已经到得城门下,根本没有作停下的准备,甚至也不顾城门下还拦着人,却听得六骑中已经有人冷声喝道:“都闪开!”

    众人见骏马不停,纷纷躲闪,已经有兵士叫骂道:“快停下受检,敢直闯城门,要造反吗?”

    只是那六骑风般掠过,直冲进城门内,那新兵蛋.子拔出刀来,对着最后一骑挥刀砍了去,孰知那人反应比他快上许多,新兵大刀刚刚劈下,那人的马鞭却已经毒蛇般抽出,狠狠地打在了新兵的肩头,听得“喀嚓”之声响起,那新兵蛋.子惨叫一声,肩胛骨竟是被这一鞭子生生打断,马上骑者眼眸子里泛着刀锋一般的冷芒,在轰隆隆的马蹄声中,已经收鞭随着自己的同伴而去。

    新兵的大刀已经落地,左手捂着肩膀,脸上尽是痛苦之色,其他兵士惊骇之间,已经有一名兵士叫道:“弟兄们,这是反贼,咱们追!”

    “都给我住嘴!”城门校尉冲上前来,脸上满是怒容,眼眸子里却带着惊恐之色,竟是到得那新兵身前一脚踹出去,正中那新兵的心窝子,新兵“哎呀”又是一声惨叫,被踹倒在地。

    城门进出的人们都是大惊失色,方才出现的这一幕实在是让人感到十分的吃惊,只是人们却想不通,那群骑士肆无忌惮冲进城内,这守门的官兵不去追赶,却为何还自己人动起手来。

    守门校尉却是发疯般又往那新兵身上踢去,厉声骂道:“是谁让你动手的?你想死不打紧,是不是想将大伙儿都害了?就他妈长着一个脑袋,也要在这里发疯?”

    旁边的兵士见状,都是面面相觑,倒是有一名年岁大一些的兵士急忙上去拉住,劝道:“梁校尉,他刚过来,也不懂事,你别和他一般计较……真要是打死了他,向上面也不好交代!”

    梁校尉余怒未消,气呼呼地道:“老三,你可知道,咱们说不定都要被这王八蛋连累,搞不好脑袋都要搬家!”

    那老三皱眉道:“这……这话从何说起?”

    “老三,你也是老兵了,当真这样没有眼力。”梁校尉苦笑道:“方才那群人你难道看不出是什么来头?咱们这样的人,岂能得罪他们?到时候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老三小心翼翼道:“我也觉着来头不小,可是……他们走的太快,也没瞧清楚究竟是什么来头!”

    “你没看见他们腰间的流云刀?”梁校尉握着拳头道:“你可看见领头那人的靴子是什么颜色?”

    “流云刀?”老三这才脸色大变,眼眸子也显出惊恐之色:“梁校尉,你是说……他们是……是……!”声音发颤,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梁校尉叹道:“谁说不是,这天底下,还有其他人敢佩着流云刀?那领头的是红色的靴子,你该知道是什么分量吧?他只要抬起一根手指,咱们这些人都得脑袋搬家……!”指着地上痛苦呻吟的新兵道:“老子到时候真的要死,第一个就得将这王八蛋先活剐了!”

    ……

    ……

    顺平大道是卫陵城中的一条重要大道,顺着这条大道直走到头,便是卫陵城中最气派的一座府邸,城里的人们称其为“方园”。

    方园的主人乃是前户部尚书方老太爷,这位方老太爷一生堪称传奇,为大秦帝国的崛起立下了无数的汗马功劳,晚年离职之后,便即来到了南方的卫陵城颐养天年,过上了养花弄草的恬静生活,他的这座府邸,更是当今皇帝陛下亲自下旨令人花了两年的时间建造,就是为了表彰方老尚书为大秦国立下的功劳,而且方园门头上的“方静养心”四字,亦是由皇帝陛下亲手所书,令人镶刻上去。

    这样的人物,自然是了不起的人物,便是卫陵府的总督大人,当年也是受过这位老尚书的恩惠,所以在这座城里,方老太爷等同于太上皇一样的人物,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在卫陵城就等于是圣旨一般。

    只是从四日之前开始,整座方园便四门紧闭,而且府邸四周,竟然调来卫所精兵,没有任何闲人能够靠近这座府邸。

    ……

    六名身披紫色大氅的骑者入城之后,依然如闪电般划过城内的大街小巷,经过一家茶馆时,那茶馆门前正有一个脑袋露在外面,等六骑飞驰而过,探头向外看着那几名骑者经过的茶馆掌柜这才缩回头来。

    茶馆不大,但是里面客人倒是不少,都在窃窃私语,从门外划过的六骑却也有不少人瞧见,便有人摇头叹道:“咱们卫陵府只怕有大事要发生了。”

    茶馆掌柜走到一张小桌子边坐下,桌上正坐着三名长衫读书人,其中一人已经压低声音道:“前番刚刚听人说起,风将军和他手底下十三太保都被西梁人所害,这桩事儿还没淡下来,咱们卫陵府这头又出了这档子事,看来今年可不是什么好年头。”

    茶馆掌柜轻声道:“孙先生,你当真觉得方园之内出了大事儿?”

    “显而易见。”那孙先生抚着胡须道:“你也不瞧瞧,这次可是从卫所调来精兵,若是平常的事儿,哪里能用上这等阵仗。”

    旁边一名灰衫中年人也压低声音道:“你们可瞧见刚刚过去的那几名骑士?这帮鹰狗子都来了卫陵府,你觉得事情还小得了?”

    “该不是方园出了什么命案吧?”另一人轻声道。

    孙先生淡淡一笑,道:“就算是命案,那也是了不得的命案。你们可没见,这几日总督大人和袁指挥使都成日待在方园,这两人关系素来不睦,少有在一起的时候,可是这次却联手在一起了……嘿嘿,用不了几日,恐怕就有惊天大事传扬出来了。”

    这几人在窃窃私语,距离不远的另一张桌子上,却只坐了一名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