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摸鱼_大奉打更人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第十一章 摸鱼 (第2/3页)

许七安下意识的在脑海里展开推理,问道。

    一位同僚看了许七安一眼,觉得他的语气有点县令老爷的味道了,便回答道:“没丢,死者刚收租回来,收上来的都是碎银;铜钱以及米粮,贼人杀人后怎么可能带着大箱的银钱逃走?”

    不对!

    许七安眯了眯眼,如果我是贼人,且踩过点的,那我肯定会选择隔天来偷,而不是今天。

    他没把这个疑惑说出来,嗑着瓜子,继续听同僚侃大山。

    “可惜了那么娇美的妇人,年纪轻轻就要守活寡。那身段,那胸脯,啧啧,勾栏里都找不到这么出色的女人。就算一两银子睡一晚,我也愿意啊。”

    “也不年轻了,只是与那姓张的差了二十岁,似乎三十出头。这种年纪的女人,最守不住寡。”

    听到这里,许七安感慨道:“三十岁的妇人好啊,更懂床榻风情,滋味无限。”

    一番老成之言,却没有得到同僚们的认可,众人看着他,哄笑打趣:“你一个连勾栏都不去的童子鸡,知道个屁!”

    要走武道一途,不突破练气境,就不能破身,元阳一泄,便难开天门了。

    所以许七安身怀定海神针十九载,尚未降服过女妖精。

    .....

    县令老爷居住的后堂。

    皮肤黝黑,宛如田埂老农的王捕头低着脑袋,无精打采的听着县令老爷的呵斥。

    县令老爷姓朱,富态白胖,燕州人士,元景20年的三甲进士,擅钻营,不擅公务,是个业务能力乏善可陈,但很懂得为官之道的读书人。

    优点是还算有良心,小贪不大贪,无能却也不扰民。

    缺点是对待下属脾气不好,容易口吐芬芳。

    “无能,何等的无能。”

    知道王捕头昨天依旧毫无收获,朱县令气坏了。

    “你好歹是经验丰富的老手,区区命案,这么多天都毫无头绪。”

    王捕头额头沁出汗水,芒刺在背。

    京察在即,朱县令愈发暴躁了......李典史不敢插嘴,尽管他与王捕头是十几年的老交情。

    李典史知道的,县令老爷一直想再往上升一升,升官需要两个条件:靠山、政绩!

    没有政绩,只有靠山,容易被弹劾,位置不稳。

    有政绩有靠山,才能四平八稳的上升。

    政绩哪里来?

    京察就是重要的考核标准。

    一刻钟后,朱县令收回目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官场规矩,端茶送客!

    见状,李典史拉了拉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