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_步天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20章 (第1/3页)

    谢寒见了,便握住她的小手,柔声道:“蔓儿,古人自有天相,王劦虽然猖狂,却不是嗜杀之辈,你爹爹不会有事的。”谢蔓儿点了点头,抹去泪水,向她坚强地一笑。

    谢寒正要继续安慰她,双耳突然微动,玉容一寒:“他们追上来了!”

    宋永易和许渤川同时抬头,只听岸边马蹄骤响,王劦果然率八部众追了上来。

    “这群海贼,真是欺人太甚!”许渤川怒目而视。

    宋永易和司马昆吾操起船桨,奋力划行,可小船上坐了八个人,速度提不上去,始终摆脱不了后面的追兵。

    怎么办?谢寒双眉紧锁,寻思对策。求援怕是来不及了。靠向对岸也无济于事,这运河并不宽阔,轻功好手只要有树枝借力,便不难穿越。况且失了水流之利,只怕更易被对方追上。

    眼见双方距离越来越近,众人却依旧一筹莫展。

    谢寒挺身而起,手按剑柄道:“我去拦住他们,你们先走。”

    “姑姑不要!”谢蔓儿抱住她的腰,悲声道。她已经失去了一个亲人,再不想失去第二个了。

    “你们看,那是什么!”宋永乾突然道。

    沉沉的水雾中,一艘小船静静泊在前方。

    是敌人么?众人心中一阵紧张。若是被敌人缠住,那便再也没有脱身的机会了。

    王劦纵马而行,眼看便要追上对方,却见前面呼啦啦冲出几十名官兵,手持兵器,一字排开。为首一名总旗大喇喇地道:“守御千户所在此公干,闲人止步!”

    眼见便要追上对方,却被这些官兵拦住,王劦心中自然恼火万分。

    只是他此次来苏州另有要事,也不愿擅杀官兵,引起事端,当下抱拳道:“诸位兄弟,本人王劦,与贵所季千户是旧识。若兄弟们肯行个方便,王某白有重谢。”说着掏出两锭黄金,扔了过去。

    那总旗接过黄金,目露贪婪之色,随即瞥了一眼河中的小船,叱道:“尔等竟敢收买朝廷命官,真是胆大包天!我看你们这些人都不是善类,定是哪座山头下来的江洋大盗,还不都给军爷滚下马来,束手就擒!”

    听他这般叫嚣,王劦不向冷哼了一声。身后,风魔暗夜轩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吼声,宛如猛兽出笼,正欲择人而噬。

    那总旗吓得打了个哆嗦,低声道:“王公子,本来季将军都安排好了,城外任您行事,不过刚才来了个东厂的番子,手持令牌,说要在这里办事儿,非要兄弟们在这儿拦着。人家是京里来的,又在旁边盯着,弟兄们也不敢不听。东厂的那些阎王,咱们这些小鬼可惹不起啊……”说着向河里的小船努了努嘴。

    东厂的人?王劦双日一寒,向小船望去。

    那小船泊在河中,无声无息,仿佛只是一艘宅船。

    为何不出面,是目中无人,还是想和我唱一出空城计?王劦向滕幽虺使了个眼色。滕幽当即飞身而起,向小船投去。

    王劦紧盯着那艘小船,心中打定主意:对方是高手也就罢了,若对方只是无名小卒,便任由滕幽虺将其除去,以绝后患。

    雾气中,滕幽虺如一只巨大的蝙蝠,无声无息地向船头落下。

    一阵雾气涌过,刚好将那小船和滕幽虺笼在其中。

    只见雾气渐舒渐卷,一团黑气隐约盘旋其中。雾气浮动中,滕幽虺的身形乍隐乍现,宛如大蟒腾云。雾气却激若飞烟,倏忽万变,冥冥荡荡中间或剑光一闪,灿然如生雷电!那剑光闪了数闪,滕幽虺已无法在船上立足,不得不一声怒啸,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