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_步天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第8章 (第1/3页)

    正说着,那穿水靠的黑脸汉子抱着大青花鱼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见了两人,微微一愣,笑道:“你们倒是清闲啊……一个跑马,一个修道,留下我姓谢的一个人风吹日晒,劳心劳命。”

    “谁让云鹤的水性最好呢。”王执闭上双眼,懒洋洋任风吹着长发。

    “好大的青花,不会又是云鹤你亲自捞的吧?”许宗墨望着大鱼啧啧赞叹。

    谢云鹤咧嘴一笑:“可不,本来想找九峰的郭大厨来料理一下,谁知道这家伙偏偏在闹肚子,干脆我拿回去做鱼脍好了。怎么,要不要一起来尝尝鲜?”

    许宗墨连忙摇头:“我不食鱼生的,你又不是不清楚。”

    “那就算了,我自己回船享用了。”谢云鹤抱着鱼向船边走去。

    一步,五步,十步。当他离船舷还有丈许远时,王执闭着双眼,缓缓道:“云鹤,你的步子怎么变急了?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快些离开这条船……”

    谢云鹤停下脚步,转身笑道:“哪里,我只是见你累了,不想在这里叨扰,以免打搅你休息。”

    “我现在不想休息了……”王执睁开双眼,缓缓道,“云鹤,能否告诉我,为何你的心跳得这么快?”

    谢云鹤强笑道:“九峰想必听到的是这条鱼的心跳吧?”

    “人心和鱼心我还分得清楚,虽然有时人心很难看清……”王执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直视谢云鹤,“篝火狐鸣,鱼腹藏书,不知你从我的房间取了何物,要藏在这鱼腹中才能带走?”谢云鹤脸色大变,突然发足向船舷疾奔。

    许宗墨右手一掷,和泉守兼定化作一道淡淡的流光,直射谢云鹤的后背!

    谢云鹤奔跑中的双腿突然面筋般软倒,身体随之奇异地一扭,和泉守兼定擦着他的肋下飞过,深深钉入船舷。他怪啸一声,抱着那条大鱼腾空而起,向船舷外投去!

    轻轻的呼哨如同恶魔的呻吟,一条透明的钓线自空中画了个巨大的圈子,奇准无比地缠上了谢云鹤的左腿,锋利的钓钩深深刺人小腿肌肉,将他钓在空中。出手之人手提弯成弓形的钓竿,神色淡漠,正是那个在船舷安然垂钓的少年。

    谢云鹤反应奇快,手腕一翻,掌中已多了一柄红色的匕首,一挥之下,割断钓线,人也笔直坠人海中,溅起一朵白色的浪花。巨舶上持着弓弩和火炮的武士都跑到了船舷边,举着手中的武器瞄准了海面。

    “去,看看我的房里少了什么!”王执厉声下令。

    独眼武士答应一声,飞快地跑进了船舱。很快,他便重新跑了回来,惶然大喊道:“主公,您的居柿图不见了!”

    气温骤寒!阳光炽热,王执四周却雪花乱舞,附近的甲板发出怪异的嘎吱声,方圆三丈之内都挂上了一层厚厚的寒霜,连杯中的茶水也迅速结冰。

    受不住奇寒的扶桑侍女们纷纷退下,惊恐万状地跪伏在地。在她们心中,这一刻的王执就是这世间活生生的神魔!

    水声隆隆,百丈外的海面突然喷涌如瀑。漫天水雾中,一只巨大的虎鲸尖叫着冲出海面!王执清晰地看到,它的背上伏着一人!谢云鹤在空中回头望向王执,目光极其复杂——坚决、敌视、尊敬,以及一丝的惭愧。一声短促呼哨,那虎鲸尖叫一声,负着谢云鹤挟浪而去!

    扶桑武士们大声怒吼,纷纷跑向小船,准备追击。

    “不用追了!”王执望着远去的虎鲸沉声道,“谢云鹤精通驭鲸之术,你们追不上他的。放飞鸽,通知劦儿,让他率八部众在陆上拦截。无论如何,也要把居柿图夺回来!”又向那个手持钓竿,静立一旁的青年道,“四郎,麻烦你走一趟吧。”

    那个被唤作四郎的青年点了点头,纵身跃起,钓竿在甲板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云中书库阅读网址:m.yunxs.com
加入书签我的书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